以后地位:笔书网>其余范例>脊蛊:从灵笼起头吞噬> 38 白给小队驾到
浏览设置(保举共同 快速键[F11] 进入全屏沉醉式浏览)

设置X

38 白给小队驾到(1 / 2)

</b>这间茅厕底子没处所下脚了,一踩便是黏粘糊糊的触感。

罗柯无法只好回身分开,现在的过道已空无一人,留下满地的狼籍,谁能想到这里前一秒仍是歌舞泰平承平、热烈不凡?

一直有低低的怪物嘶鸣从四周八方传来,氛围中垂垂飘散出浓烈的血腥味,偶有撕心裂肺的惨叫高耸炸裂。

吱……

罗柯推开通往舞厅的双开门,惊心动魄的一幕显现。

在五彩缤纷的彩灯晖映下,一具具完全的尸身杂乱无章,他们全都没了皮肉,只剩些许挂着赤色的骨架子,下面沾满带有侵蚀性的粘液。

而在舞厅正中央,一根庞大的触手破开天花板的顶棚,从下面坠落上去。

“呜呜……”

一个穿戴黑丝的钢管舞女郎被牢牢缠住,她难以呼吸地望着一点点割裂开来的触手尖端,泪如泉涌。

咔!

在触手的巨力下,女郎的脊柱断裂,破裂的骨头刺穿内脏,她口中喷涌出鲜红,脑壳一软没气了。

紧接着,触手尖端非常狰狞地支离破碎,一根根好像蜘蛛腿的齿肢遍布口器四周,外面是高低摆列密布的尖牙,排泄腥红的血液。

嘶——

口器猖狂扩大,一口含住了女郎的脑壳,犹如巨蟒进食那样爬动,将全部身躯完全吞下。

跟着外部的一阵爬动,口器起头吐逆,从中喷出一具完全的骨架,看一些衣服碎片,恰是适才的女郎。

只吃肉不啃骨头?这玩意还挺讲求!

“咳咳……”

罗柯在鼻前招招手,几近凝成本色的血腥味直冲脑仁。

砰!

他脚下一踏,间接掠出十米,变幻骨刃一刀斩出。

谁料这触手的感官非常敏捷,在骨刃行将接近时一个回缩。

居然险险的躲过了!

“哦~有点意义!”

罗柯高兴了,除开之前的花萼兽,很久不敌手能让他感触感染到一丝战役的快感。

蛇狗淦!

这头大章鱼能够比不过花萼兽,但碾压蛇狗那些泛生型是垂手可得,放进灵笼大要能算演变型。

蛇狗又拿我鞭尸?

固然,这是一个不太松散的类比,性命系统差别没法等量齐观。

触手感触感染到了要挟,刹时缩回了天花板的破洞里。

看似退避了,但罗柯的直觉告知他,这家伙还在四周盘桓,试图狙击。

耳边总有似有若无的粘糊糊的匍匐声响,罗柯顺着声响移动视野,一起从天花板转移至死后的墙壁里,接着是脚下。

到这,声响消逝了。

罗柯屏住呼吸,蓄势待发。

砰——

脚下的地板蓦地间爆开,一根绽开的触手耀武扬威地挥动着。

嗡!

嗤!

他向上跳起,同时骨刃下扫,将触手尖端硬生生从中间剖开。

触手受到进犯,立马后撤。

上一章 目次 +书签 下一页